珠海市弘都装饰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 全部冠珠陶瓷
  • 欧神诺陶瓷
  • 罗丹陶瓷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开学典礼上的五个故事:带领新生领悟传承爱国
发布时间:2018-09-04        浏览次数:        
原标题:开学典礼上的五个故事:带领新生领悟传承爱国奋斗的交大基因

同学们,当你们走进这美丽的校园,也许你们并不知道,你们已然走进了一个故事。它离你们很近,近到触手可及。它又绵延了很远,有一百二十二年那么远。今天,就让我们,把它讲给你听。

从历史走向未来

“美哉吾校,真理之花,青年之模楷,邦国之荣华”,亲爱的学弟学妹们,未来你在交大的日子会对这首歌越来越熟悉,这是我们的校歌——《为世界之光》。我每次哼唱,都会被感动。这种力量源于对先贤的追忆,对家国的情怀,对交大未来的想象。这首歌创作于抗日战争时期,由著名作曲家萧友梅谱曲。今天,就让我和你一起,从校歌出发,开启一段122年的时光旅程。

1895年,甲午战败,中国签订了《马关条约》,中华民族处于危难之中,帝国主义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就在这时,洋务派大臣盛宣怀提出“自强首在储才,储才必先兴学”的宣言。

1896年,他向清廷禀奏了自强大计,附奏了闻名于世的《请设学堂片》,要在上海筹建新式学堂,这就是“南洋公学”,这就是你我所在的交通大学前身。

1921年,民国交通部长叶恭绰将交通部所管四所高校合并,亲自出任校长,要集中优势创办一所实力能与欧美大学相媲美的学府,并定其名为“交通大学”。

1956年,在交大历史上极为重要,一次前所未有的“西迁”开始了。党中央、国务院为了调整工业布局和高等教育布局,将矗立在黄浦江畔的交通大学内迁西安。8月10日,一列火车从上海的徐家汇出发,开到了今天的兴庆湖畔,交通大学,从此拉开了在西部大展作为的帷幕。

1955年10月破土建设,1956年9月交通大学55级部分学生、56级全体学生在西安人民大厦举行开学典礼,短短11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基础建设到投入使用的过程。自此,交大人生活在西安的新校园。

62年过去,那些操着吴侬软语的老师已经离开了讲台。但是,学生记着他们,校园记着他们,变化记着他们。

2017年年末,习近平总书记回复西迁老教授的来信,他说,“向当年响应国家号召献身大西北建设的交大老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希望西安交通大学师生传承好西迁精神,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这反反复复被提到的十六个字,这是我们西安交大人的品格。

定名为西安交通大学以来,已有26万名毕业生从我们的校园中走出,交大也用着数不清的科研成果践行着对祖国的誓言。交大和交大人一直以自己的实力赢得着国家支持,1959年被国家定名为16所重点建设的院校之一,“七五”“八五”成为首批重点建设单位,是第一批“211”“985”工程建设的高校,也是国家确定的一流大学A类建设高校,已经成为涵盖理、工、医、经、管、文、法、哲、教、艺10个学科门类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

我们在明确了办学定位“扎根西部、服务国家、世界一流”的同时建立了“丝绸之路大学联盟”,吸引了38个国家和地区的151所海内外高校加盟。

2017年,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开始了如火如荼的建设,如今建筑已封顶,内部设施也在不断完善,正在进行内涵建设,大家的研究生生活将在那里开启新的篇章。

现在,你会和38000名学生一样,会和132个国家的2400位留学生一样成为一名交大人。交大的出国交流机会将在网站上悉数为大家开放,学校的230个社团,覆盖了科技、文艺、体育各个类型,也同样会让你的校园生活丰富多彩。

122年的历史,沉淀出交大的厚重、严谨的气质,作为一名新交大人,希望你的梦想在这里启航,希望你加倍努力,不负众望。

奋斗人生终不悔

2017年,就在大家全力备战高考的时候,教育部公布了“双一流”建设名单,西安交大顺利入围,电气学科更是以A+的成绩位列全国第一。骄人的成绩背后,我们就不得不提它的奠基人、我国的电机之父——钟兆琳先生。

在这儿先给学电气的同学做个预告,大三的时候你会遇到一门叫“电机学”的“神课”。钟先生就是中国最早讲授这门课的教授,他还研制了中国第一台交流发电机与电动机。据他的学生回忆,“先生讲起书来行云流水,使人目不暇接。夯实基础知识后,只花少量时间提纲挈领,更多的时候鼓励大家自由探索。”

钟先生早年就读于南洋公学电机科,随后赴康纳尔大学留学,硕士毕业后,成为美国西屋公司的一名电气工程师,可谓春风得意,前程大好。但国内时局危急,激荡着爱国之心的他扔下一切,当即启程回国任教。在他的影响下,10年后,他的学生钱学森也历尽艰难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抗战爆发时,钟先生抢运亲手研制的实验设备,在他的努力下,这些设备后来大多随西迁来到了西安,成为交大的“传家宝”。

西迁时,钟先生是最积极的一位,也是年纪最大的一位。当时,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提出,“先生年龄较大,身体不好,夫人又卧病在床,可以留在上海。”但钟先生慷慨陈词:“交大西迁,我是举双手赞成的……我们大学教师是高层知识分子,决不能失信于西北人民。我们要到西安办校扎根,献身于开发共和国的西部!”他卖掉了房子,安顿好夫人,带领电机系师生意气风发地踏上了西行的列车,www.922898.com

学校刚迁到西安时条件简陋,生活不便。年近花甲的钟先生不畏辛劳,在一片空地上建起了全国第一个电机制造实验室。

西迁数十年,钟先生事必躬亲,奔走在教学科研第一线。他爱生如子,无论在哪个班级上课,都能准确地叫出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在他的带动下,一批又一批毕业生把青春奉献给西部大地。在毕业生欢送会上,钟先生总带领全场慷慨激昂地唱起毕业歌——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

“只有西部建设好了,我们的国家才能真正建设好!”这是钟先生的家国理想和矢志情怀。年近古稀的他还带着学生千里迢迢到新疆、甘肃考察,甚至还苦学维吾尔语,想要更好地为边疆人民服务,为中国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挺身而出报国情

1980年,《人民日报》两次报道了我校一位中年教师——孟庆集,报道的事迹是他“在和外国厂商技术谈判中显才能,分析质量事故有理有据”。因此,原为讲师的孟老师被“破格”晋升为教授,成为中央关于人才选拔与知识分子政策落实的重要“破晓者”。

是怎样的谈判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力呢?我给大家讲讲我们的西迁老教授孟庆集老师的故事。

孟老师1956年从动力系毕业留校,任教涡轮机专业,之后随校西迁,专门从事涡轮专业强度教学研究工作。

1978年,我国从法国引进了3套大型化肥成套设备,其中南京的一套设备的一个关键汽轮机高压转子连续三次发生了叶片断裂事故,每一次事故都给国家带来几十万元的经济损失。所以,我国需要就筹备索赔问题与法国厂商进行谈判。但国家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很少,与技术先进国家进行索赔谈判也是史无前例,很难找出既有勇气又有能力的人担任技术主谈。汽轮机高压转子?这不正是孟老师的研究方向嘛!当他得知此事后,欣然接受了这项艰巨的任务,代表国家坐到了谈判桌前。

谈判伊始,法国厂商搬出权威理论——德国特劳培尔的强度理论和计算方法,得出结论:事故是叶片附件的技术性问题,与厂商无关。他们还给出了特劳培尔教授出具的计算和报告,想用理论战胜中国,不予赔偿。特劳培尔的理论当时确实是行内认可度很高的理论,但这难不倒孟老师。他把特劳培尔的原著往谈判桌上一放,就用厂商所崇奉的“特氏计算法”,连夜计算事故的实际数据,并把对方提出的问题归纳成八个方面,在谈判桌上逐一反驳,全面论证了“事故完全是由设计缺陷造成的”。法国厂商无言了,哑口无言了。在孟老师的主导下,三天的谈判为国家挽回了六百多万的经济损失。谈判结束后,法国代表称赞“孟教授对事故的分析是符合实际的”,“我们对特式著作的了解没有孟教授多”。最后,对方同意为我们重新设计制造设备,并邀请孟老师赴法考察,一同参与设计工作。

我们的孟老师为何会对特劳培尔理论的理解如此深刻?在孟老师求学期间,他的导师要求他利用课余花大气力研究了特劳培尔专著——《热力透平机》。此次谈判成功时,孟老师十分感激交大深厚而严格的基础教育和导师的严谨治学。

同学们,为了扎实大家的基础、培养创新能力,学校为我们配备了学业导师,大家每周三下午就能和导师见面。

聚团领英"双一流"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今年5月份央视的节目《开讲啦》,咱学校官网上就有,大家可以去看一看,节目的主角是我们的一位老师。仅仅1小时,学校官网、微信公众号的点赞数就已过万。同学们都说“来交大竟然没上过陶老师的课,真的好遗憾!”这位大家口中的“陶老师”,就是79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热工专家陶文铨老师。

(此刻,陶院士就坐在我们会场。)也许你会有这样的疑问:交大的大师是怎样炼成的呢?答案是:在团队中孕育,在奋斗中生成,陶老师所在的就是这样一个团队。它编写了我国第一本传热学教材,斩获了多个国家科学技术大奖,拥有多位两院院士。2018年1月,陶文铨、何雅玲院士团队获得2017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创新团队一等奖。

如果你要上陶院士的“传热学”课,可得做好心理准备,300人的教室,不提前半小时去,你是占不到位置的,不少同学前来蹭课旁听,甚至有同学自备小马扎坐在过道儿上的位置听。同学们说:“听陶老师的课,总让人如沐春风。课堂上他风度翩翩,一口流利的英文,把原理讲的深入浅出,让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挂科。”“哪怕就为了欣赏一下陶老师的板书,也愿意去上他的课。”“他上课的时间控制那叫一绝,常常这边话音刚落,那边下课铃声就响了。”你们看,这就是大师的课堂。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雅玲老师,是陶老师的学生,他们不光在学术研究上薪火相传,在治学作风上也是一脉相承。“一直都很拼”是学生们对何院士的直接印象,“何老师不在实验室,就在去实验室的路上,常常是凌晨两三点还能收到她发来的论文修改邮件。”

2015年,她脚踝骨折,手术打入多块钢板和钢钉,术后十几天她就借助支架坚持上课,指导学生科研。她的研究生说:“何老师忘我拼命的工作精神,让我们这些二十出头的学生们都自愧不如,谁还敢不努力呢?”何老师说:“教师手中的教鞭虽轻,但肩上的责任重大,老一辈尚在继续坚守,我们新一代有什么理由懈怠?”

两位院士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想自豪的告诉你,在交大,这样的大师还有很多,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有38位,国家级教学名师6名,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112名,教育部长江学者入选者93名,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40名,他们工作在交大的115个省部级重点科研基地和5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实验室的大门也随时为同学们敞开,欢迎在座的每一位交大人加入其中。希望有一天,你会成为留下历史印记的交大人,在这里讲述属于你的故事。

十年育树赏青春

时维月,你在校园中漫步,一定会闻到桂花的清香。除了桂花,咱交大还有280棵雪松、380棵樱花、400棵梧桐,它们装点着交大的美景,也陪伴你在交大生活的每一天。

大家一定想象不到,62年前,脚下的这片土地还是一望无际的麦田,甚至半夜还能听到狼叫。当年浩浩荡荡的西迁队伍里,有一位操着吴侬软语的17岁少年赵保林。和我们年纪相仿的他与伙伴们一起,把许多名贵的树木花卉一棵一棵搬上西迁的列车,雪松、腊梅、龙柏、樱花,这些树种从上海来到西安,扎根于交大校园。

后来,他们又栽上了樱花,种上了牡丹和桂花。交大师生最喜欢的梧桐道上,原来种的是柳树,赵保林和他的伙伴们发现柳树不适合在主干道上栽种,又重新布局,栽上了梧桐。俗话说“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嘛!

大家现在去的食堂梧桐苑,是4年前开业的,这里还保留着跟着交大来到西安的传统淮扬菜——狮子头、黄焖大排、菜肉馄饨等等,在以面食为主的西安,交大人仍能尝到江南的味道,这些都是西迁老教授们常常说起的感动。

再说说东西两花园。当年,那里种的可全是麦子。改革开放后,赵保林去上海请来名家周在春,设计规划中心区、东西花园,进行全部的绿植覆盖。他们把麦地变成了草坪,重新栽种了玉兰树,西花园耸起了彭康校长的塑像,东花园开挖了一座小湖。

学校有几个标志性的雕塑。踏上钱学森图书馆北面的台阶,你会看到一对充满青春活力的学生塑像,这可是50年代的作品。往北是腾飞塔了,塔顶塑有大鹏展翅的形象,正下方是新时代学生雕像。地面绘有中国地图,地图上标注着交通大学在上海、西安、重庆、北京和台湾的位置。位于雁塔校区正门的雕塑名为“超越”,如丝带般盘旋而上。修建于1996年的“火炬台”是一支强健有力的手高举火炬。

学校的中二楼、中三楼、主楼、东一楼、西二楼、工程馆、逸夫外文楼是你主要上课、学习的地方,钱学森图书馆里有藏书540余万册,电子图书160余万册。你一直渴望读到的书,这里都能满足你。图书馆还有阅览座位3500余席,有24小时自习室,充分满足爱学习的你。

这就是咱们的家,咱们家不仅景美,还在于人美、德美、文化美,要想体验这四美,你不妨做一个计划,阅读100本经典,认识100位老师,聆听100场报告,参加100次活动,这样你就是一名独具特色的交大人了。

亲爱的学弟学妹,这就是你的新家,咱们的家,家里还有很多有趣的、新奇的、激励的、感动的故事等着你发现。

尾声

这就是交大的故事,一个关于山河风雨的故事,一个关于赤子之心的故事,一个关于精进求学的故事,一个关于大师风采的故事,一个关于青葱校园与芬芳年华的故事,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它是一部永不完结的史诗,已经走过了一百二十二年,还将继续书写下去。同学们,从今往后,你们也将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和我们一起书写下一段属于你的交大故事。

同学们,交大欢迎你!